首页>> 创业故事 >> 文章列表
青山绿水竞风流
发布时间:2018-04-02 10:51:15  来源:市就业局

​有这样一伙八零后、九零后的年轻人,他们放弃在外地经商办厂红火的生意,毅然回乡活蹦乱跳的搞起原生态种养。2015年年底开始,廖程携妹夫王恒昌、廖中华及加盟人朱志云等一起联合创办的江西程建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在自己老家安福县洲湖镇深溪村挂牌成立。公司下设程建生态家庭农场、程建电子商务公司、深溪村特种养殖生态合作社、深溪村生态种植农业专业合作社、江西农大合作开发冷水稻、虾、蟹、蛙立体养殖教学实验基地。公司宗旨是土著农耕、换璞归真、绿色食材,打造原生态食宿游产业园。经过一年多的打拼,公司初见规模,公司接纳共同投资人  人,从业人员50余人,合作社入社户数达1200户,他本人,也成为全县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2016年度唯一获“全县优秀专业合作社”称号。

踏遍百川觅富路

当被问及为什么弃商从农时,廖程道出了心声:“广阔的农村大有可为。”他2010年在吉安县栽种的1000余亩百川园林已经成功。“再过10年,我家的原生态食宿游产业园可接收周边附近村民500人以上的剩余劳动力就业了” 他自豪地说:“创业的成功靠什么,仅靠传统的农业是难以实现的,必须靠创造性的智力劳动,科技上的重点突破,策略上的重点发展来实现。返乡农民工的创业必须加强横纵向的沟通,要在区域化、规模化、生产专业化和科技化上下工夫。”在赚下第一桶金后,廖程便邀上自己的姊妹和平日里生意伙伴向生态农业进军,在青山绿水之间竞显“年轻气盛”时的风流。

石蛙为伴竞风流

2015年,廖程邀请江西农业大学动科院研究生导师、江西水产学会常务理事周秋白教授来到自己的家乡考察,当周教授夜晚深入深溪、北山村的山仚里蹲守时,听见有野生石蛙‘咯咯’叫,就断定此方圆几十里的北山水系适应搞野生石蛙繁殖和驯养,具备石蛙的生存的优质环境,廖程听后就下定决心进行人工繁育养殖、野外放养石蛙。说干就干,租赁场地,聘请专家,派人到万安、上饶、鹰潭跟班学习,紧急着引山泉水、建种蛙繁育基地、蝌蚪饲养池、养殖黄粉虫饲料等。目前已建成投资350万、占地面积5000平方米的石蛙孵化基地一个;投资规模350万、占地面积3万亩,水系长共80公里的石蛙养殖基地一个;然而,石蛙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需办证才能饲养和上市销售,廖程马不停蹄地奔走于江西农大和省林业厅,通过专家的帮助,最终把证办下来了,可问题又来了,野外放养,成活率不高是一方面,被人偷捕更麻烦,廖程干脆把深溪、北山两个村民联合起来,成立专业合作社,共同保护石蛙的野外放养,并约定:到石蛙成熟可以上市销售时,所有的村民都可以抓,按每斤35元捕捉费交到合作社,但必须达到规定的单个重量,否则必须立即放生。种蛙产卵时怕惊又怕蛇怎么办?既要模拟野外环境,又要做到相对封闭和安全;蝌蚪孵化期怕鸟又怕蛇鼠天敌;蝌蚪变态时最易染病死亡,种种技术难题都摆在他们面前,他们只得日夜蹲守,仔细观察,一步步的改进建设方案和技术操作,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年终于将10万只自繁的幼蛙放归自然。

野猪共舞卖“乡愁”

“合作社就是好,专收贫困户的‘猪草’”,这是洲湖镇深溪村村民的共识。村民们将自产的多余的红薯藤、青菜、白菜和萝卜菜、青玉米杆送到特种养殖生态合作社的野山猪放养基地,都是现钱交付。与众不同的是,这个合作社养的野猪,全部用当地萝卜、白菜、红薯、南瓜等青饲料喂养。负责野猪和安福米猪生产板块的廖中华说:“这里面寄托着我们的乡愁。我们搞原生态种养,卖的就是‘乡愁’。” 廖中华说:“引进原生态的石蛙、野猪、安福米猪进行养殖,这是我们喜欢的儿时过年时才能梦味以求吃的那个味”。

廖中华在外漂泊多年,家中老母亲每年都要养头猪,等着孩子们回家过年吃。母亲用本地青饲料喂猪,猪肉味道鲜美。回家过年时,一大家子一起吃猪肉,大快朵颐。到农历正月十五,还不舍得离开家门。临行时,老母亲还会把熏制好的腊肉分好,塞到孩子们的行李中。家乡许多老人也跟其母亲一样,在家用青饲料养猪,等孩子们回家过年。在外地的人也只有过年回家时,才能吃到那种儿时的味道。他觉得这是一个商机,“在老家搞原生态种养,卖的不仅仅是猪牛羊鸡鸭鱼,还有乡愁。让在外的人吃到家乡原生态的肉产品,就会想起家,想起老妈妈”。

好猪肉是什么样的?在80后猪倌廖中华眼里,应该是“有乡愁味道的猪肉”,“想回归乡村,做点自己喜欢的事” 。“在城里做点体面工作不行?你瞎折腾个什么呢!”邻居的叔叔大伯们纳闷道。廖中华耐心解释:“养野猪和米猪不是什么丑事,我要养和别人不一样的猪,用粗粮蔬菜等青饲料喂养的猪。”别人的猪用饲料喂,4个月就能出栏; 程建生态的猪是圈养加放养,吃的全是玉米、红薯、菜叶等,一年才能长到200斤,达到出栏标准。“我给我的野猪定义是‘古法养猪,自然之道’,就是遵循千百年来农民自然养猪之道,养绿色、健康的猪。”廖中华解释说。刚刚起步时,他们从宜春购买来的野猪种,苦于当时没有围场,只能圈养,这有违自己的良心和企业原生态的宗旨,欺骗消费者就等于砸自己招牌。公司经理王恒昌决定,在野猪放养基地用铁丝网圈了一个600亩的围场,并且把宜春的训猪员连猪带人一起发重金“买”了回来,现在,只要训猪员锣声一响,100多头东奔西窜的野猪就会蜂拥而至前来进食。

在谈到公司原生态食宿游产业园时,王恒昌的设想是建起野猪狩猎体验基地,只是苦于枪支的管理严格,持枪证不可能办得到,但我们会把野猪的放养录像片发在网上和微信群里,向客户展示公司产品的生产全过程。从养殖到销售,我们要去掉了所有的中间环节,直接面向客户。王恒昌透露:“我们实行原生态古法养野猪,以保证猪的品质,不仅提高餐桌上的生活品质,更让大家感受慢下来的快乐。产品能承载并传递传统文化及朴素的价值观”。

农业电商创奇迹

坐落在洲湖镇新区的江西程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办公场地220平米,从业人员8人,他们通过网络、微信等推销当地农民生产的野生小鲜竹笋、南瓜干、蜂蜜和原生态特色种植产品有机大米、有机皇菊、茶油、豆腐乳、辣椒酱、笋干、萝卜干、甜米酒、黄酒、家烧(俗称南乡小茅台)、蒸肉粉、干米粉、粉皮等。他们在淘宝网开设了“邂逅鲜活——寻南乡特产”网店,让家乡的野生小竹笋、放养石蛙、放养野猪、安福米猪、土鸡、冷水稻田鱼等土货也搭上了“电商快车”,飞进千家万户。现在当地农民自产的乡土货不用在集市上兜售了,以市场上的时价由程建电商回收,经过包装,在网上销售,去年10月以来,他们已帮乡亲们创收10余万元。

4万人口的洲湖镇是农业重镇,有两家企业借助第三方电商平台开展了网上交易,另有线上线下交易商铺20多家。程建生态农业电子商务近一年的交易额达700万,其中石蛙:300万,电子商务农产品干货200万,野猪50万,有机大米80万,土鸡土鸭30万,稻田鱼20万,生态鱼20万!其中程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农产品干货销售额占安福县农产品电商份额的1/3以上,为农户带来了明显的经济增收。当地多种优质农副产品,通过搭建起来的渠道和平台从农户家里流向市场,为农户创造更多的利益。他们下一步的打算是利用农业电商的先进理念和手段,带动农民致富,带动农村发展,推动农业腾飞。

创业路上洒满爱

“我们的家乡有辽阔的原始森林和清澈的山泉水,那里土地肥沃,适合原生态种养,回去干这行,大有可为”。

王恒昌他们原先都在深圳、浙江等地经商办企业,逐渐积累了一定的资本。他们通过多年观察,发现原生态的石蛙、野猪、安福米猪、土鸡、冷水稻田鱼、蜂蜜和原生态特色种植的有机大米等在江浙及深圳、香港等地肉食品市场占有重要地位。于是他们找到了共同的“兴奋点”和投资乐土,2015年底,王恒昌他们决定返乡创业。租下了家乡深溪村和北山村荒置了10多年的山头旱地近7000亩,组建了江西程建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公司于2016年5月25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整,是一家专注绿色农业生产为主的公司,主要生产、开发特种养殖:石蛙、野猪、南乡米猪、野鸡、土鸡、土狗、稻田鱼、蜂蜜和原生态特色种植产品有机大米、有机皇菊、茶油、豆腐乳、辣椒酱、笋干、萝卜干、甜米酒、黄酒、家烧、蒸肉粉、干米粉、粉皮等。其基地坐落于洲湖镇深溪村和北山畲族村,投资规模180万,占地面积600亩,野山猪放养基地一个;200亩的黑山羊养殖基地一个;100亩林下土鸡养殖基地一个;120亩的南乡米猪(原品种追溯)养殖基地一个;50亩的原生态鱼塘6个;北山村500亩的生态有机大米(2017年已正式投入运营);投资50万,占地面积100亩的有机水稻鱼、虾、蟹、蛙立体养殖实验基地;50亩的程建生态家庭农场;洲湖镇新区220平方米的程建生态农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并与深圳、江浙等地多家肉食品市场签订供销合同。

  2016年,程建生态在洲湖镇北山畲族村流转了已撂荒10余年的深山冷水田近300亩进行升级改造,打造一个原生态的冷水稻田鱼、蛙共养,冷水稻种植科研相结合的新模式示范基地,并且与江西农大农学院陈小荣研究生导师合作开发有机冷水稻教学实验基地。当地的老农劝诫道:“你们这群后生在这只长芦苇、水草、灌木丛,只能躲野猪的山沟里‘瞎折腾’,搞稻、蛙、鱼共生,注定要失败,野猪也会拱掉的”。“真是脑壳进水了”,“丢掉在外办企业不要,偏偏要跑回老家山沟沟里种地养猪养石蛙”……想起几年前弃厂回老家创业时乡邻们的冷嘲热讽,廖程至今仍憋着一股劲儿。好不容易跳出农门?却要回家当猪倌、石蛙王,与这些野性十足的动物打交道?何况冷水稻亩产只能产300斤,整一亩地的费用就得2000多,殊不知,廖程为了改变社员传统的种植习惯和技术落后状况,他常年聘请了江西农大4位专家教授作技术指导,更新观念,练习内功。此时的他们,对公司的发展已经有了清晰的脉络:想强农富农,就成立合作社,搞订单农业。想拉通产业链,就上深加工生产线。想让程建生态的原始‘野性’香飘海外,就做响自己‘程建生态’的商标品牌。

    王恒昌解说了其公司的注册商标:整个标志是“程”字的象形字演变而来,土著农耕 ,返璞归真,标志的左边是种殖作物的抽象变形,中间部分汇聚山川、河流、人物于一体,右边是原始的农具。王恒昌说:“合作社正处于发展时期,生产扩大后,可带领周边更多乡亲致富,他重点帮扶家乡山区的贫困村民,让他们在家有事做、能致富。合作社一直雇用贫困村民,并与两个村的贫困户签订了青饲料长期收购协议,对他们种养的原生态农产品实行保底价收购。

  王恒昌说:“我们有改变农业的愿景,农业这个古老的行业,需要抱着以10年为一个单位的心态来做,要有10年,20年,30年的经营,才有可能做出一些事情,要让每一份农产品和生产它们的农民牢牢绑定,农产品就是农民的作品,当他们对自己的作品满意的时候,就会对自己的职业有一种认同感,就会以更加专业、更用心的态度从事这项职业,农业也会吸引到越来越多优秀的年轻人加入,而我们这群年轻人,就是要用数十年的时间,为生活和农业而做极致农产品。